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丑木木的博客

叶在花的周围 叶沉默 花是叶的语言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张曼玉只有一个:你,有没有这样穿透的眼神? [转]  

2005-05-10 15:20:00|  分类: 那些被感动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有人生来是做万人迷的,专拿来给同性切齿艳羡异性垂涎渴慕,也就是所谓的尤物。比如她。 

八四年,她脸上带着少少婴儿肥,兔牙向外龅着,颧骨突出,整个表情都好似一只初生的波斯猫,娇媚,懵懂。尽管稚嫩,但她丰盈如飞花的身体几个车转,还是轻易掳获了评委们的心。最上镜的港姐从此步入星途,影后头衔屡屡加冕,万千宠爱集于一生。神情却永远是见怪不怪的淡定,仿佛这一切顺理成章,或者她的人身在红尘的热辣里,心却早胁生双翼,飞去常人触手不及的远天
谁能捉住风?她就是风。风不是让人沉迷的,而是让人思考的,思考她的特别,思考她哪里来的力量携裹着你不停向前。一个眼风过处欲言又止,别人早已经三魂不见了七魄。 

你有这样的眼神么?你能从束着小小蛮腰的百褶裙底下,伸出穿露趾凉鞋的细细裸足,将汽水瓶子轻勾过来弯腰拾起放入木箱中,把守候跳成一种舞步么?如果爱情消失,舞步停止,一秒钟的眷恋结束,你能不能做到用眼神的盾牌抵挡浪子的热情,小小的嘴唇倔强地撅起,抗拒他告别的激吻,然后转身?只有她,有那样一双漆黑的眸子来定定地看人,仿佛能直接看到人的灵魂里去,直接告诉你,她是拒,还是迎。 

于是明白,为什么那个叫阿飞的浪子对妖娆明艳的刘嘉龄可以视而不见,刘嘉玲丰鬓盛装翘着性感的臀跪在地上,准备为他擦那每天必擦一次的地板,他却仿佛刘嘉玲是空气里的微尘一般并不存在,因为他的心里始终戳着另一对眸子,灼如烈火,清如晓星。那是射准谁左胸的位置,被连根割断,却忘记尖端还深埋在肉里的一双利箭,拔都无从拔起。浪子带着深扎进身体里的那根箭,一直不停地飞,她的眼神,是浪子的终极标靶,一只无足的鸟循着她眼神指引的方向,一辈子落地一次,等中箭处相思流尽,一切息止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穿透的眼神? 

两千年,她把旗袍穿成古国复苏的经典。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穿旗袍的。有些人穿了,只能象金三角黑暗交易中老大的情妇。旗袍必要穿在她这样的人身上才有那种曼妙娇慵的韵味。她穿着旗袍,打扮得体地从幽暗的窄巷走过,只是为了去吃一碗面。她手里捧着的面条,连汤汁都是暧昧的,这汤汁需要恰适的温度才能鲜美,失之毫厘就是偏离,如果不是她,一切细致都将颓败成黏稠浑糊,咸且生腻。只有她,装面条的小盒子拎在手里,擦身而过,芙蓉千朵,面容凝静,体态婀娜,女性的芳香中人欲醉,似有若无。身影迤逦处,几人销魂。那些旗袍,只不过是舞台上一层又一层的重幕,纵然再华丽,还是要让位。真正的精彩在重幕遮住的内里,重幕卷起时,你才更要屏住呼吸。是谁说,衣服是人的屋子,山叟居茅舍,钓翁住江亭, 

只靠一栋空无一人的屋子怎么可能让男人为你无望地久等?能使他们不断离开又回来的,是屋子里一具具鲜活、袅娜的身体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摇曳的身姿? 

零四年,坎城早夏,昆汀在光华璀璨的高台上念到她的名字,她却正好在想与得奖无关的其他事情。被唤到时她脸上有片刻的恍惚与怔仲,但很快就微笑着站起来,用最优美的姿势接受身边人的吻贺。她握着奖杯声音略哑地感谢导演,那是她的前夫,他在他们离婚后还花尽心思为她打造这一部颠峰之作。他凝视着雍容典雅的她,眼眶里闪烁着泪光,不小心就让世人都知道了,他仍在爱。而她,却似乎已经把这段感情从爱走到友谊,不费吹灰之力。 

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幽愁暗恨如萋萋芳草,刬尽还生。阿萨亚斯似乎还不能挣脱她的“迷离劫”吧?他看她,难以琢磨的忧伤与深情?想必如果他和她的婚姻之舟离岸时,他是为她多留了一张船票,随时等她回来。可她手里的票子已经到入闸处换了另一个班次,准备独自上路。她的洒脱,或者是早看透了这世间的种种,得,或不偿失,失,才是复得。那柔肠百结,目光流转,早洞彻了:世间种种,最后终必成空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决绝的魅惑? 

醒醒吧,醒醒吧。 

你以为你是谁?朝若青丝暮成雪,还照样可以翻手云覆手雨吐气如兰颠倒众生? 

张曼玉只有一个。 

你我,还是趁黄昏未尽,早早把也曾被称做柔荑胜雪的手伸进淘米水里划拨,在那些涟漪泛开的中央,在漂起来和淀下去的浑浊钝白间,写没人能看懂的,赫然都是,“平凡”二字。 
有人生来是做万人迷的,专拿来给同性切齿艳羡异性垂涎渴慕,也就是所谓的尤物。比如她。 

八四年,她脸上带着少少婴儿肥,兔牙向外龅着,颧骨突出,整个表情都好似一只初生的波斯猫,娇媚,懵懂。尽管稚嫩,但她丰盈如飞花的身体几个车转,还是轻易掳获了评委们的心。最上镜的港姐从此步入星途,影后头衔屡屡加冕,万千宠爱集于一生。神情却永远是见怪不怪的淡定,仿佛这一切顺理成章,或者她的人身在红尘的热辣里,心却早胁生双翼,飞去常人触手不及的远天
谁能捉住风?她就是风。风不是让人沉迷的,而是让人思考的,思考她的特别,思考她哪里来的力量携裹着你不停向前。一个眼风过处欲言又止,别人早已经三魂不见了七魄。 

你有这样的眼神么?你能从束着小小蛮腰的百褶裙底下,伸出穿露趾凉鞋的细细裸足,将汽水瓶子轻勾过来弯腰拾起放入木箱中,把守候跳成一种舞步么?如果爱情消失,舞步停止,一秒钟的眷恋结束,你能不能做到用眼神的盾牌抵挡浪子的热情,小小的嘴唇倔强地撅起,抗拒他告别的激吻,然后转身?只有她,有那样一双漆黑的眸子来定定地看人,仿佛能直接看到人的灵魂里去,直接告诉你,她是拒,还是迎。 

于是明白,为什么那个叫阿飞的浪子对妖娆明艳的刘嘉龄可以视而不见,刘嘉玲丰鬓盛装翘着性感的臀跪在地上,准备为他擦那每天必擦一次的地板,他却仿佛刘嘉玲是空气里的微尘一般并不存在,因为他的心里始终戳着另一对眸子,灼如烈火,清如晓星。那是射准谁左胸的位置,被连根割断,却忘记尖端还深埋在肉里的一双利箭,拔都无从拔起。浪子带着深扎进身体里的那根箭,一直不停地飞,她的眼神,是浪子的终极标靶,一只无足的鸟循着她眼神指引的方向,一辈子落地一次,等中箭处相思流尽,一切息止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穿透的眼神? 

两千年,她把旗袍穿成古国复苏的经典。不是每个女人都能穿旗袍的。有些人穿了,只能象金三角黑暗交易中老大的情妇。旗袍必要穿在她这样的人身上才有那种曼妙娇慵的韵味。她穿着旗袍,打扮得体地从幽暗的窄巷走过,只是为了去吃一碗面。她手里捧着的面条,连汤汁都是暧昧的,这汤汁需要恰适的温度才能鲜美,失之毫厘就是偏离,如果不是她,一切细致都将颓败成黏稠浑糊,咸且生腻。只有她,装面条的小盒子拎在手里,擦身而过,芙蓉千朵,面容凝静,体态婀娜,女性的芳香中人欲醉,似有若无。身影迤逦处,几人销魂。那些旗袍,只不过是舞台上一层又一层的重幕,纵然再华丽,还是要让位。真正的精彩在重幕遮住的内里,重幕卷起时,你才更要屏住呼吸。是谁说,衣服是人的屋子,山叟居茅舍,钓翁住江亭, 

只靠一栋空无一人的屋子怎么可能让男人为你无望地久等?能使他们不断离开又回来的,是屋子里一具具鲜活、袅娜的身体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摇曳的身姿? 

零四年,坎城早夏,昆汀在光华璀璨的高台上念到她的名字,她却正好在想与得奖无关的其他事情。被唤到时她脸上有片刻的恍惚与怔仲,但很快就微笑着站起来,用最优美的姿势接受身边人的吻贺。她握着奖杯声音略哑地感谢导演,那是她的前夫,他在他们离婚后还花尽心思为她打造这一部颠峰之作。他凝视着雍容典雅的她,眼眶里闪烁着泪光,不小心就让世人都知道了,他仍在爱。而她,却似乎已经把这段感情从爱走到友谊,不费吹灰之力。 

如花美眷,似水流年,幽愁暗恨如萋萋芳草,刬尽还生。阿萨亚斯似乎还不能挣脱她的“迷离劫”吧?他看她,难以琢磨的忧伤与深情?想必如果他和她的婚姻之舟离岸时,他是为她多留了一张船票,随时等她回来。可她手里的票子已经到入闸处换了另一个班次,准备独自上路。她的洒脱,或者是早看透了这世间的种种,得,或不偿失,失,才是复得。那柔肠百结,目光流转,早洞彻了:世间种种,最后终必成空。 

你,有没有这样决绝的魅惑? 

醒醒吧,醒醒吧。 

你以为你是谁?朝若青丝暮成雪,还照样可以翻手云覆手雨吐气如兰颠倒众生? 

张曼玉只有一个。 

你我,还是趁黄昏未尽,早早把也曾被称做柔荑胜雪的手伸进淘米水里划拨,在那些涟漪泛开的中央,在漂起来和淀下去的浑浊钝白间,写没人能看懂的,赫然都是,“平凡”二字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